幸运双星注册送金币
聯系方式:0519-85151900
地址:江蘇省常州市太湖東路府琛花園2號樓9樓

您身邊的法律顧問

提 / 供 / 專 / 業 / 法 / 律 / 服 / 務

業務研究

淺談融資租賃合同的幾個細節提示——江蘇華東律師事務所 徐進律師

信息來源:本站 | 發布日期: 2017-08-09
關鍵詞:

案例一:2011年4月11日,原告中聯重科融資租賃(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聯重科公司)與被告趙健、劉亞麗簽訂了編號為CNPK-RZ/×××號《融資租賃合同》以及相關附件。合同約定原告向二被告出租ZR160A型旋挖鉆機1臺,設備總價值2150000元,租賃期限從2011年5月10日至2014年5月10日,共36期,每月10日二被告向原告按照《租賃支付表》支付約定的租金。后因被告未能按約支付租金,原告起訴要求兩被告支付已到期尚未支付租金2014418.05元(截止到2014年5月10日)及違約金193500元,合計2207918.05元。訴訟中,被告以雙方簽訂的融資租賃合同屬于格式合同,其中的條款加重了被告的義務,應屬無效作為抗辯理由。原告據此提交了由被告簽字認可的融資租賃風險提示單作為證明其已盡到提示義務的證據。^終法院判決認為:“中聯重科公司與被告趙健、劉亞麗簽訂的《融資租賃合同》系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屬合法有效。在簽訂《融資租賃合同》的同時,中聯重科公司對于相關風險履行了告知義務,盡到了格式合同制定方的相應責任”,從而支持了原告的訴訟請求。

提示:審查合同時要注意有關格式條款的效力。

大部分融資租賃公司所使用的合同范本屬于“格式合同”,當對其中的格式條款的解釋存在爭議時,根據合同法第41條的規定:“對格式條款的理解發生爭議的,應當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釋。對格式條款有兩種以上解釋的,應當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條款一方的解釋。”由此可見,一旦發生爭議對租賃公司是極為不利的。為了防止這一情況的出現,根據合同法第39條第1款規定:采用格式條款訂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應當遵循公平原則確定當事人之間的權利和義務,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請對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條款,按照對方的要求,對該條款予以說明”,作為出租人的租賃公司必須盡到謹慎的提示義務,建議可以采取如下幾種做法:在融資租賃合同中對重要、關鍵性的款(如違約條款,合同效力條款,爭議解決條款等)加粗或下劃線進行標記;或者將涉及到承租人、擔保人義務的重要條款單獨列明,要求其承租人、擔保人在上述文件中簽字確認;或要求承租人、擔保人單獨出具聲明,表示其已經知曉合同中某幾項條款內容,且出租人已對此作出充分解釋和說明。

案例二:2013年4月23日,原告獅橋融資租賃(中國)有限公司與被告馬立天簽訂了編號為CNZKHP00035220130234的《融資租賃合同》以及相關附件,約定被告馬立天以售后回租方式向原告承租三臺解放牌CA3310P1K8L3T4EA80型自卸車,設備價值為85.8萬元;上述合同簽訂后,原告收到被告馬立天交付的首期款213186元,包括首期租金85800元、履約保證金77220元、管理費23166元、續保保證金15000元、GPS費6000元、留購價300元、建檔費1200元、上牌抵押費3000元、調查費1500元。雙方并未就合同解除后“管理費”的處理進行明確的約定。后因被告馬立天并未依約支付租金,經原告催要,被告馬立天仍未支付已到期租金,已構成嚴重違約。原告據此行使合同解除權,關于案件中涉及的“管理費”,法院在判決中認為:“融資租賃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部分即終止履行,原告無需繼續提供相關的融資租賃服務,其預先收取的19期管理費23166元尚應根據客觀情況予以處理,雖然合同約定被告應支付融資租賃期間的管理費用,但該部分款項系按合同履行期限計收的預付管理費用,合同解除后,原告免除了服務義務,其繼續占有全部管理費用有失公平,應將剩余期限的管理費按未履行期間占合同約定租期的比例退還承租人”。

 

提示:建議在合同中明確對類似“手續費”、“服務費”的約定。

融資租賃合同中經常會出現“手續費”、“服務費”或類似名目的費用,且有些合同還把預付上述費用作為融資租賃合同的生效條件。然而,對上述“手續費”、“服務費”的性質,以及當合同無效或因一方違約導致合同解除時的處理卻沒有作出明確的約定。當出租人因承租人違約主張解除合同時,由于合同中缺少明確的約定,上述“手續費”或“服務費”往往會被理解為出租人為承租人提供的融資租賃服務的費用。盡管合同的解除是源于承租人的違約行為,但由于合同解除后,出租人免除了后續的服務義務,依據公平合理的原則,法院往往會根據租賃物的實際使用時間來計算出租人應當收取的服務費用,在扣除上述服務費用后,承租人預交的“手續費”、“服務費”還有剩余的,則應當由出租人返還。建議在草擬融資租賃合同時,如涉及到類似“手續費”、“服務費”等費用,必須對其性質作出明確約定,尤其要明確當合同無效或解除時,上述費用不予返還,以此來保障出租人的利益。

 

案例三:2012年12月3日原告蘇州正大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正大公司)被告蘇州威笑家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威笑公司)簽訂《融資租賃合同》《轉讓協議》各一份,約定原告支付價款受讓被告威笑公司自有的設備〔森匯電子提花機(SH8192E型)3臺,智能型分條整經機(HF988C-3000)2臺、IT-828數碼高速劍桿織機(2.9M)60臺、森匯電子提花機(SH2688型)35臺、森匯電子提花機(SH8190E型)0.5臺〕并作為租賃物出租給被告威笑公司使用,后因被告威笑公司按約支付租金,原告催討未果,故起訴請求解除合同,返還租賃物,同時主張了相應的損失,其中包括:承租人全部未付租金與收回租賃物價值的差額5787419元〔按3年折舊,設備現值(未扣除丟失設備)=出租方購入價*(1-年折舊率*使用年限),即1180萬元*(1-33.3%*23/12)=4268650元,全部未付租金為10056069元-4268650元〕。鑒于雙方并未在合同中對租賃物的折舊進行約定,法院判決認為:“雙方對租賃物的折舊未作明確約定,原告主張自起租日起按3年折舊計算租賃物返還時的價值缺乏相應依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所得稅法實施條例》第六十條的規定,生產設備的^低折舊年限為10年,據此本院參照上述規定確定上述設備的折舊年限為10年。涉案35臺提花機的購買發票顯示,該型提花機系分三批次購買,購買時間分別為2011年6月11日、2011年10月31日、2012年2月20日,由于未設定抵押的該臺提花機的具體購買時間無法確定,根據上述購買的實際情況,本院確認以2011年10月31日為該設備購置時間計算其折舊情況”,并未支持原告訴訟請求中對租賃物折舊的計算方式。

提示:建議在融資租賃合同中對租賃物的折舊進行約定

對租賃物的折舊進行約定主要是便于確定租賃物的價值。缺少有關租賃物折舊的明確約定,會給后期可能發生的訴訟增加不小的麻煩。首先是起訴立案時對管轄及訴訟費用的影響。大部分融資租賃合同在爭議解決條款中都會協議約定管轄,但這類案件往往涉及多個被告,一旦某個被告的住所地不在約定管轄法院的轄區內時,涉訴標的額的大小就會影響案件的級別管轄,從而導致約定管轄無效,而在出租人起訴要求解除合同并返還租賃物的案件中,訴訟標的額主要是依據租賃物的價值來確定,由于起訴時往往融資租賃合同已經履行了一段時間,承租人也支付了部分租金,此時仍按照租賃物所有權轉讓時的協議價款來作為訴訟標的額的判斷依據,顯然是不合理的,如果未在合同中約定租賃物折舊的計算方式,就難以確定起訴時租賃物的價值,很容易成為法院拒絕立案(立案登記制度施行前)或是移送的借口。另外,缺少對租賃物折舊的約定也不利于出租人主張因解除合同而受到的實際損失,按照《^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二條的規定:“前款規定的損失賠償范圍為承租人全部未付租金及其他費用與收回租賃物價值的差額。合同約定租賃期間屆滿后租賃物歸出租人所有的,損失賠償范圍還應包括融資租賃合同到期后租賃物的殘值。”實踐中,對于租賃物的價值在訴訟中往往難以達成共識,法院及仲裁機構也只能通過參考市價判斷、第三方評估等方式定價,如果在合同中明確了對租賃物價值或折舊的計算方式,如折舊率、使用年限等,可以有效的保障出租人在承租人違約時主張其損失,也可以避免不必要的評估程序,進一步降低訴訟成本

相關案例
Top 幸运双星注册送金币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i今天 彩票平台有吗 宁夏11选5开奖直播 浙江快乐12选5预测 上海时时票机破解 广州广东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新时时彩财付通 北京赛pk10开奖直播+视频 福利彩票在线投注 天津时时开奖纪录 北京赛网 内蒙快三开奖走势图解